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755章 完結

作者:李別一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爬書網 www.kbmpdd.live】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一個國家的金融命脈,掌控在別人手里,這絕對是件難以容忍的事情。上古先秦時代,華夏創造了燦爛的青銅文化,中原銅礦資源枯竭。先秦之后近兩千年的文明延續,中原金銀礦資源也已經枯竭。明朝萬歷改土歸流,搶奪的正是西南夷地區的金銀銅資源。而當今以云南為中心的資源富集區,掌握在吳三桂手里。

    曹繼武番化改革,通過貿易手段,大量賺取外匯減輕吳三桂的控制。然而靈秀峰一戰,曹繼武重傷,番化改革沒了領軍人物,滿清不得不選擇和漢人士大夫合作,以漢制漢。所以在曹繼武養傷期間,麻子皇帝終于按耐不住,挑起了和吳三桂之間的戰爭。

    吳三桂掌控金銀銅資源,有的是錢,揮師三十萬,很快突入湖廣,飲馬長江。接著福建耿精忠,臺灣鄭經,陜西提督王輔臣,京北察哈爾蒙古人,清海和碩特蒙古人,西域準格爾蒙古人,紛紛舉事,新生的滿清帝國,頓時陷入四面包圍之中。麻子皇帝為他的年輕氣盛,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明國百萬大軍,都沒有抵擋滿清入關的腳步。所以此時的滿清,根本不擔心漢人。而蒙古人騎射比滿洲還要厲害,實乃心腹大患。為了防止其他蒙古人跟風,索圖獻了一條計謀,以佛制蒙。每個蒙古家庭,只能有一個繼承人,其他多余的男丁,全部歸入寺廟。

    蒙古人本來和女真人一樣,信奉薩滿教。但自從成吉思汗從吐蕃引入佛教,逐漸成為蒙古人新的信仰。佛系信仰天生排斥殺戮戰爭。索圖的這條計謀,就像一杯添了蜂蜜的毒藥,如果順利實施,將大大消滅蒙古人口,最大限度地削弱戰斗力,實乃赤裸裸的文化腐蝕。

    然而文化手段耗時長,見效慢。察哈爾靠近京師,輕騎兵不消一日就能靠近京師,必須首先解決這一大患。麻子皇帝再也顧不上功高震主的猜忌,親自任命金月生為征北大將軍,提兵十萬,對付察哈爾蒙古人。

    然而金月生卻稱病不出。

    為什么?

    索圖的以佛制蒙策略,實乃亡族滅種的毒計。馬佳家族原本就是蒙古人,雖然女真化已經兩百多年,但同源的血脈依舊很濃。所以金月生身為滿清要職,理應為國家利益為重,但也同情擔憂族裔的命運。內心矛盾之下,他選擇了稱病。

    軍情十萬火急,察哈爾現實危險實在太大,麻子皇帝來不及和金月生計較,只得另選良將,拜金月生的老爹圖海,重新出任撫遠大將軍,征繳察哈爾之亂。

    南國只有平南王尚可喜沒有易幟。而三兄弟打下的南洋和緬中,留下的一幫人都具有強烈的民族意識,還有個金日樂,極有趁機可能搗亂。一旦他們聯合起來,逼尚可喜就范,滿清南方的壓力將會劇增。因此麻子皇帝任命金月生為南洋大臣,全權負責南洋事宜。

    鰲拜之后是曹繼武,曹繼武之后就剩下馬佳父子。康熙有了鰲拜的陰影,所以最終借漢人之手,推翻了曹繼武。而接下來天下一旦平定,圖海的日子也就到頭了。金月生臨行之前,說出了自己對老爹后事的擔憂。

    當年洪承疇和范文程,功成名就之后,全都恰到好處地病故了,圖海久居權利中心,當然不是笨蛋。但身為滿洲武士,理應為國戰死沙場,這是第一代滿洲人的鐵血秉性。此次離別,很可能是永訣,父子相顧無言,對飲一杯酒,一南一北,皆決然而去。

    東娥一直在擔心曹繼武,尤其是聽說他受傷之后,更是度日如年。曹繼武畢竟是漢人,番化失敗,只要他不死,大患的可能性很大。莊妃最終考慮,還是趁著金月生的順風車,放東娥南下。

    儒教的勢力實在太大,排外情緒極為高漲。沒有三兄弟的支持,新教難以在京師立足。聽說金月生要南下,路德威等人隱約感到,三兄弟有可能再也不會踏入滿清國土。于是新教眾位傳教士經過商議,決定離開華夏,前往美洲荷蘭殖民地新阿姆斯特丹,尋求新的發展。

    此時洞庭西山,金日樂正在陪同曹繼武養傷,金月生帶著家眷,以及一大幫老友,很快就來匯合了。故友重逢,自上一大喜事。東娥更是喜極而泣,撲進曹繼武懷里,久久不愿出來。

    閩南已經被耿精忠阻斷,臺海也早已被鄭經掌控,南洋大臣的南下之路被封死,只得暫停太湖之濱。

    靈秀峰戰后,柳生回了江戶,傳授柳生家族新陰流刀法。島津回了薩摩藩,做了新任藩主。臨行之前,島津留下來一封信,力請曹繼武前往薩摩藩做自己的老師,態度十分誠懇。過了三個月,德川幕府第四代將軍從柳生那里聽了曹繼武的傳奇,親自請動流亡江戶的明國遺民朱舜水,寫信力請曹繼武前往東洋。

    近水樓臺先得月,新教傳教士路德威等人,力請曹繼武跟隨他們,橫跨太平洋,前往新阿姆斯特丹,開創新世界。

    南洋方面,周崔芝、黃忠義,以及緬中仇仕通等人,也來信力請曹繼武南下主持大局。而澳門總督馬士華,聽聞曹繼武的不幸遭遇,也親自寫信,力請他前往澳門避難。

    東洋、南洋和美洲,擺在曹繼武面前三條路。金日樂因為家仇,想收拾小麻子,卻被金月生制止。畢竟都是女真人,推翻自己的國家,讓其他人的好處,實在是瘋狂。所以金月生希望曹繼武去薩摩藩,金日樂去澳門,自己去南洋。這樣,三兄弟聯系方便,又可以避免給滿清造成太大的禍亂。

    金月生是女真人,滿清是他名副其實的國家,他這么想無可厚非。但曹繼武卻是漢人,不能翻身,就是亡國奴。感情上盡管不同意,但改變不了事實。滿清一旦平息這場風波,接下來在漢人士大夫的支持下,對華夏文明進行強行閹割,將在所難免。所以曹繼武很猶豫。

    久拖必然生變,西南群雄在吳三桂的邀請下,有拉攏曹繼武的企圖,金月生于是催促曹繼武趕快動身。曹繼武無奈,臨行之前,可能是最后一次祭拜親人。

    金日樂把慧空大師,也就是曹繼武的外公鄭魁元,葬在了紅杏身邊。雖然曹繼武和外公接觸不多,但外公為恢復華夏貢獻了一生,盡管最后還是被利用了,但死者為大。曹繼武不想在計較陳谷子爛芝麻,向西遙拜父母和師父,接著給妻子和外公送紙錢。

    東娥雖然沒見過紅杏,但二金、佟君蘭和沈婷婷經常嘰嘰喳喳,她自然也對這位素不相識的情敵印象深刻,拿了曹繼武手里的紙錢,就著燭火祝福紅杏母子。

    過了良久,紙灰早已被風吹盡,曹繼武依舊面色不佳。東娥輕輕靠在了肩膀上,捋了捋鬢邊的長髯:“如果杏姐姐沒有死,恐怕你就不會這么折騰一通了!”

    “都過去了。”回想往事,曹繼武內心連連感慨,但語氣卻很平常。

    東娥感覺到了他的口是心非,輕輕栽了一拳:“最可恨就是,你所謂的族人,卻成了你最大的敵人。本來一灘爛泥,還死要面子活受罪。”

    “各有各的活法,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嘛……”

    “孔老夫子就是個豬頭,瞎說些不著邊際的廢話,除了忽悠你們自己人,還能騙得了誰?他們不愿做亡國奴,可還是做了。不但做了,還要拉著你一起坐。吳三桂、耿精忠之流雖然可恨,但他們一旦成功了,華夏文明就能避免被閹割。可你瞧瞧江南這些人,賣力地往前線送錢送糧,當年耗死了朱由榔,如今又輪到吳三桂。是非不分,天生的奴才德性,再過三百年也別想翻身。”東娥的語氣有些惡毒,滿滿的恨意。

    “老百姓都有你這般見識,他們就不是老百姓了。歷史證明,儒家高尚之下掩蓋著骯臟,恐怕是全世界最成功的的愚民之術。”曹繼武搖了搖頭,語氣依舊平靜,反手一抱,輕輕將東娥拉入了懷里。

    “老百姓被愚弄了,好歹你還是聰明的!”東娥翹起朱唇,輕輕在臉上吻了一口。

    過了一會兒,草叢突然一聲異響,東娥一驚:“死樂樂,真壞……”

    曹繼武風月情濃之時,金日樂經常在背后使壞。可是草叢里跳出的這個人,是個剛剛成年的少年,東娥根本不認識,頓時愣住了。

    這是小牧童郭小虎,曹繼武早已察覺到他的存在,只是沒有點破而已。

    “你要去哪里?帶上我,好嗎?”郭小虎語氣極為誠懇,滿眼都是祈求。

    曹繼武沒有回答,小牧童已經長大了,也有了歸屬,跟著自己,可能就永遠不會再回來了。

    “他們——他們——嘴上高尚大義,卻老是讓我干壞事!”郭小虎有些緊張,以致語氣有些結巴。他不愿說陣營的壞話,但要想重新選一條路,只能實話實說。

    “仁義道德千算萬算,還是有人清醒過來了!”隱藏在暗處的調皮鬼金日樂,終于跳了出來,立即給了曹繼武一拳,“靈秀峰那么賣力,能有一個人清醒,算是沒有白費功夫!”

    曹繼武點了點頭,輕輕拍了拍郭小虎的肩膀,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完結——

    爬書網手機用戶請瀏覽 wap.xywxs.com 閱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天天挂机系统日赚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