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747章 洞庭軼事

作者:李別一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爬書網 www.kbmpdd.live】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天空布滿陰云,江南的深秋異常的陰冷。碧波蕩漾的太湖,籠罩著一團薄霧,青翠的洞庭西山,顯得異常的凝重。原本清脆的竹笛之聲,此時流淌的盡是深深的思念。

    紅杏母子的安息之處,早已爬滿了青苔。這里雖然不是塞外,但青冢隱隱散發的蒼涼,盡顯生死兩隔的凄楚,曹繼武停笛凝望,雙目空洞。

    身旁平靜的湖面,突然啪啦一聲,竄起一條大魚。深秋天涼,魚兒除非受到驚嚇,否則不會這么冒失,曹繼武無奈嘆了口氣:“銀龍張三。”

    水底突然攪動,瞬間竄出一條大漢,正是當今太湖霸主——銀龍張三。緊接著水面泛起幾個漩渦,又跳出不少小嘍啰。

    張三試圖借助湖水的掩護靠近曹繼武。然而水下潛行的半月陣,逼的魚兒無處可逃。終于在即將到岸的時候,竄出了水面。情傷深處的曹繼武,警覺本來不高,魚兒的竄跳,反而提醒了熟知水性的曹繼武。突然性既然已經失去,張三就索性跳了出來。

    “妻兒靈前,曹某不想動手。”

    “這個由不得你。”張三冷笑一聲,“凡是賣身韃子的漢奸,都是我張三的仇人。”

    十八個小嘍啰,在曲文龍、曲文虎和潘騰蛟的率領下,分成三隊,成品字形的天地人三才陣,將曹繼武扇形包圍。

    張三抗清,矢志不渝。新組將的太湖幫,同樣需要活動經費。曹繼武如今成了江南頭號公敵,有人出黃金百萬買他的人頭,張三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你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為了百姓能過上好日子……”

    “大哥,休聽他放屁。曹妖善于洗腦,聽說能把死人說活,把活人說死,千萬別被他灌了迷糊湯。”太湖五條龍,潘騰蛟和尚水漂、倪久的關系最好,此時生怕張三被說服,急忙出言打斷曹繼武的說服。

    曹繼武能說會道,這個張三自然知道。他大道理懂得不多,很容易被帶節奏。所以聽了潘騰蛟的提醒,張三點了點頭:“曹繼武,銀龍在此等你多時。道不同不相為謀,明年今日的忌日,休怪張三心狠。”

    老大發話了,三才陣立即啟動。然而曲文龍三人剛邁出腳步,曹繼武已經飛身躍空。這一下子是在是太突然了,眾人還沒反應過來,曹繼武已經越過三才陣,空中熊形,直撲陣后的銀龍張三。

    這招擒賊擒王的策略,大大出乎眾人的意料。雄渾厚重的氣勁,在躍空高勢的加持之下,更加的兇猛迅捷。張三大吃一驚,根本不敢硬拼,肩頭一歪,順勢竄入了水中。

    生于斯長于斯,張三水性極為高超,要想借助湖水的掩護逃脫。然而令他想不到的是,曹繼武同樣是江南人士,水性本身也不差。再加上大海的歷練,此時曹繼武的水性如同他的武功一樣,無與倫比。

    鉆入水底的張三,就像游魚一樣,瞬間竄出了一丈多遠。然而空中的曹繼武,張開雙臂,像極了一只蒼鷺,腳下加力一個犁劈,直接劃開六尺多厚的水層,鷹形輕輕捉踹。張三就像一條死魚一般,被輕輕攫取而出,重重地摔在了岸上。

    摔得鼻青臉腫的張三,終于爬了起來。錯愕不已的眾兄弟,此時終于回過神來,急忙上前護駕。然而一柄劍鞘輕輕一勾,抵住了咽喉。

    “要殺要刮,隨你便!”張三脖子一橫,一副視死如歸的決然。

    “走。”曹繼武手腕一抬,輕輕豎回西洋劍鞘。

    張三愣了片刻,終于回過神來:“不殺之恩,張三沒齒難忘。然而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張三矢志不渝。”

    波地一聲響,張三又竄回了水中,瞬間不見蹤影。曲文龍等人反應過來,紛紛竄入了水中,墓園又恢復了本該具有的安寧。

    “以德服人,老夫當年果然沒看錯人。傳聞之中的妖曹,恐怕多是中傷。只可惜的是,以德報怨,何以報德?誠所謂高處不勝寒,孤獨向來都是智者的密友,可惜,可惜!”

    背后一聲蒼老的聲音傳來,曹繼武沒有回頭。吳員外每個月都來祭奠,所以紅杏母子的墳墓,雖然布滿青苔,但卻始終是干干凈凈,沒有一根雜草。

    此時的吳員外,獨自一人,挎著一個竹籃,慢慢躲到墓碑前。老人就像對待自己的子女,祭拜的很仔細,紙錢、元寶、靈符、果品等等,一樣也不落下。曹繼武一直背身靜立,不去干涉。

    過了好大一會兒,老人終于祭拜完畢,從籃子里取出兩只杯子,輕輕斟滿了酒:“久別重逢,何不共飲一杯?”

    曹繼武猶如一尊塑像,依然一動不動。

    老人嘆了口氣,緩緩舉起了杯子。就在杯口入唇的一剎那,手腕突然被抓住了。老人沒有抬頭,語氣極為平靜:“你不想原諒老夫?”

    曹繼武一愣,緩緩放開了手。老人一飲而盡,臉上滿是輕松的解脫。

    當初的劉家莊之變,致使紅杏身死,其實是一個巨大的陰謀。當時曹繼武涉世未深,根本察覺不到。直到這次回來祭拜,發覺墓地竟然有人精心看護,絕頂聰明的曹繼武,瞬間明白了一切。

    沒有誰的成功,是隨隨便便的。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所謂的熱情好客,一定有所圖。沒有誰有那么多精力和物資,去資助素不相識的初生之犢。有人想資助你,一定看到了某些希望。

    當初從南京城一路南下蘇州,其實就是個圈套。機謀高深的佟六十,每一步都算的極為精準。事情已經過去了,所有的當事人,都和曹繼武休戚相關。尤其是佟君蘭,她本是無辜的。佟六十不可能把秘密告訴她,但逐漸成熟起來的佟君蘭,最終還是猜到了原委。她過不了這道心坎,這也是她選擇離開曹繼武的重要原因之一。如果佟君蘭依舊在身邊,曹繼武也只能原諒。

    所以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曹繼武也不得不原諒所有人。眼前的紅杏,只有美好的回憶。佟君蘭的一雙兒女,還是曹繼武的牽掛,然而僅僅只是牽掛而已。

    吳員外卷入其中,顯然是不愿意的。但平民百姓所選擇的權利并不多,不能隨波逐流,就被大浪無情拋去。不過此時的他,已經解脫,再也不用受到心靈的煎熬。

    曹繼武緩緩舉起了另一只酒杯,一飲而盡。這杯無毒,只是吳員外的謝罪而已。

    “阿彌陀佛,世事乃過眼煙云,施主能夠放下,善莫大焉。”

    曹繼武轉頭一看,原來是一個鬢須潔白的老僧。這老僧身形骨立挺拔,鳳目龍眉,眼神深邃而明澈,透著高深的禪學修為,好像在哪里見過。曹繼武忽然想起了錫山寺遇到的那個老僧,脫口而出:“慧空大師!”

    老僧點了點頭,他果然是慧空大師。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曹繼武有些疑惑:“這里的事情,大師全知道?”

    慧空點了點頭。

    原來慧空大師和吳員外是幾十年的密友。人老多情,吳員外心結極重,所有的事情,都會告訴慧空,希望佛法能夠安心。然而有些事情,不是說安心就能安心的,世間最有效的解脫方式,就是逝去,然后任由時間的浪潮抹平。吳員外的選擇,慧空早就知曉,他此次前來,不過是送老友最后一程。

    不遠處有一處土坑,長滿了雜草,這是吳員外早已為自己準備的安息之處。慧空揮動袈裟,將吳員外推入了土坑之中,接著運勁推起一堆老土,填滿了整個土坑。

    “榮華富貴一生追求,到頭來難免荒郊土內藏。”慧空嘆了口氣,雙手合十,默念金剛經,超度亡靈。

    這個慧空大師,身上散發著一種莫名的親切感,曹繼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曹繼武見到的老僧很多,除了師父普空,再也沒有哪位高僧,像慧空一樣,能給曹繼武如此自然的親切。他一定跟自己,有著某種淵源。上次錫山寺相遇,曹繼武就想問個明白,可是被搗蛋的二金給攪黃了。此時慧空大師正在專心超度,曹繼武也不便打斷。

    過了好大一會兒,慧空終于念完金剛經,曹繼武有些沉不住氣:“大師和晚輩,是否有……”

    慧空伸手打斷了曹繼武:“老衲已遁入空門,唯有青燈為伴。世間浮云,已非老衲所能左右了。”

    老僧不愿多談,稽首為禮,轉身慢慢而去。然而走出了數十步,老僧的腳步忽然猶豫起來。遲疑片刻,他還是轉過身來:“你若有什么疑惑,可以到報國寺找我。”

    爬書網手機用戶請瀏覽 wap.xywxs.com 閱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天天挂机系统日赚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