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0章 謝幕

作者:幸運的蘇拉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李必達在帕提亞凱旋后兩年,羅馬的元老院愈發式微,也愈發卑謙,他們唯一害怕的,那就是終身護民官、大祭司,連任十年的首席執政官及神圣的奧古斯都“神之友”,會哪天因為心情不悅,或者政治上的考慮,直接將元老院這個機構給取消掉。¥℉,不過大祭司看起來并無這樣的想法,他只是著手將行政院及地方上的機構變得更加完善罷了。

    不管如何,羅馬再度興盛繁榮起來,陸上與海洋的航道四通八達,各個行政區間的道路,在國家的大力投資下開始愈發密集完善起來,資金大部分來自于國家專賣的物資,另外有相當部分來自于附庸的稅貢,對不列顛、達契亞和日耳曼的征伐,也逐步在提上日程,但是這些事情,李必達都交給了利奧去具體負責了,“不要焦急出兵,也不要急于求勝,你需要戰爭,只有在戰爭當中,民眾才能獲得愉悅和依賴感,你的權力和位子才能愈發鞏固,才可以向各方索取收斂更多的權力。”這是李必達對兒子和繼承人的忠告,因為一個帝國,最好有三到四個敵人的存在,不管這敵人是真的還是假的,是足以造成憂患的,還是虛有其表的。

    當埃及、本都和敘利亞等地的貢金及遠航來的舶來品,源源不斷涌入意大利與馬其頓,羅馬和李必達堡這兩座城市迅速崛起,前者開始舊貌換新顏,后者則平地開始逐漸繁盛起來,不過即便羅馬人不承認。但帝國的資源還是如同杠桿般朝新都傾斜。因為新都有小亞與希臘兩個最為富庶的地區的稅賦來支撐。還掌控著繁多的海陸路貿易,而意大利不過成為了最美麗的包袱而已。

    夏季,涼爽的攸克興海的蓬提卡比昂城郊,靠著海濱的村落里,一艘放下風帆的小船正靜靜半靠在沙灘上,在岸邊一所半敞開柱廊的簡樸學院當中,約莫四十歲上下的蓄著胡須的男子,正在用清水盆洗濯好自己的雙手。接著挨個與前來的少年道別,“你們前去米利都或者雅典的學院進修,得注意不要沿著達契亞的海岸航行,那樣非常危險,而是取道科爾基斯,先去錫諾普,再走陸路。”

    “是的,老師。”幾名少年鞠躬感謝說。

    “對了,托米尼烏斯,你應該是對醫學感興趣。那么你便直接可以在錫諾普駐足下來,據說優伯特尼亞女王新近在那座都市里開設了醫學院。斯基泰、波斯和希臘的醫術在那里都可以精修。不過這樣真的好嘛?托米尼烏斯,你的家庭應該希望你去神學院,學習七藝,隨后走上官宦的起”那男子對著托米尼烏斯,很溫和地說。

    但那叫托米尼烏斯的少年,卻堅定地搖搖頭,“將來,我要成為蓬提卡比昂最著名的醫師,希望能夠幫助到所有人,包括您和您妻子在內。”

    那男子笑起來,拍拍托米尼烏斯的肩膀以示鼓勵,接著他便叫孩子們快點乘船出發,不然來不及了。

    “老師你一向是在每日兩個時刻教導我們,兩個時刻寫作撰書,剩下的時間都陪在你妻子的身邊,幫助她康健,馬上你也要送她去那邊山麓的溫泉對不對?我們都來幫助推車子好了!”這些孩子,在托米尼烏斯的帶頭下,異口同聲。

    在海濱通往山麓的小道之上,那男子用車子,推著自己的妻子,妻子手上有疤痕,但滿面的幸福溫馨,孩子們也都在車轅兩側幫著忙,有說有笑,“老師,聽說你在撰述歷史長卷,還要將現在羅馬的奧古斯都生涯和功過全部記錄進去,是真的嗎?難道那個在羅馬城的君王,不會對你生氣嗎?”

    聽到這話后,男子的妻子臉上突然出現驚惶的表情,她默默拉住了男子的手,男子頓時會意,笑著回答說,“沒關系的,波西婭,那個男子是不會拘泥這些事的,更何況我的這部著作,只是傾吐自己心聲的樹洞罷了,是不會發表的,在我死后就藏在托米尼烏斯的家中好了——還有,母親據說在七丘之城也很好,她又恢復青春美麗了,能夠經常出入宮廷和貴族的舞會,大受歡迎。”

    妻子這才重新微笑起來,但是她握著丈夫的手,卻始終沒有松開,她覺得這里是世界上最僻靜最美麗的地方,海鳥正在他們的頭上歡樂鳴叫著盤旋著,她現在沒有任何擔心了,沒有任何,一切都像夏季的攸克興海那般歸于寧靜。

    ——————————————

    羅馬城普來瑪的別墅里,大著肚子的科琳娜正扶著腰,微笑地坐在花園里的石椅上,她的黑色頭發隨意挽著個發髻,有些貼在自己的美麗額頭,因為上面有點細微的汗珠,看著自己的侄兒西拉努斯坐在對面母親的膝蓋上,嘟著嘴奮力搖動著帶著鈴鐺的小木馬——在臺階那邊的客廳里,賀拉斯、維吉爾、泰蘭尼昂等國家內最著名的詩人學者,正在她丈夫梅塞納斯的面前朗誦詩歌、辯論藝術,有時候也會就著國家的政策發表些看法見解,但都是以贊頌為主,而梅塞納斯則微笑著,保持禮貌的傾聽,只有在議論發生偏差時才會溫柔地出聲糾正。

    “mama,待到我分娩后,我會帶著孩子,去尤莉亞mama的奧菲勒努莊園小住半年,這會兒輪到我去陪伴她了,papa上次去西班牙巡游時,在那里小住過兩個月,我怕尤莉亞mama現在反倒會因此而寂寞。”科琳娜正說間,花園門閽處出現個郵差,一臉大事件的表情,急忙將手中的字板遞到了波蒂伸出的手間,接著挨個鞠躬,希望盡快要把這個信息送給正廳里的男子過目,“還有另外兩個副本,正送往利奧閣下和大祭司閣下的手中。”

    “哥哥倒是在行政院當中。但是papa不是剛剛與哈巴魯卡一起前往希臘、小亞去巡游了嗎?”

    這時。波蒂看了看字板。頓時悵然若失,她看著科琳娜一會兒,接著低聲說,“是馬耳他島上那個馮特尤斯的急信。”

    科琳娜的心微微一沉,她已經與他沒有任何瓜葛了,但回想起前塵往事,還是禁不住脫口而出,“難道是圖里努斯?”

    波蒂點點頭。接著用種悲哀的語氣說,“圖里努斯死了。”

    按照信件里的說法,圖里努斯的死來得很突然,某日按照慣例,馮特尤斯屬下的兵士監護他前往城鎮里去小酌,那天圖里努斯的心情也很不錯,頗是喝了點葡萄酒,隨后還前往城鎮里的浴室泡了個澡,但是回來后就突然起了燒,吃藥草、按摩和放血都無法阻遏下去。據說圖里努斯死前,只說了句話。“啞劇終于到了謝幕的時候了,科琳娜……”

    聽到這句話的描述,科琳娜側過臉去,眼眶里隱約有著淚光,接著她對母親說,“我想整理圖里努斯的遺物,包括信件、詩歌與文章,再委托賀拉斯他們分類完畢,收藏起來。”

    “等到分娩后吧,梅塞納斯和你papa應該不會反對的,但我只是擔心你這時候不適宜接觸這些東西,可憐的圖里努斯的那些心聲是會讓你感到悲傷的。”波蒂摸著女兒的膝蓋,建議說,隨后女兒低著頭,點點下巴,隨后將字板轉交到奴仆手中,輕聲囑咐說,“送到里面去好了。”

    一個集市日后,在雅典城的一所大浴室內(這是雅典投降后,按照大祭司的要求,作為拉丁化的標志建造起來的,上面的銘文刻著‘贈送給密涅瓦的子嗣們’),帶著雕像噴頭的浴池內,一名退伍,滿身疤痕和刺青的老兵咕嚕著抱怨說,他身上的泥巴太頑固了,但是又沒錢雇傭小廝來用刮片來清理,“所以說,這是個什么國家啊!連身上有了污泥進入浴池都無法洗干凈,肯定是國家有了問題。”那老兵越說越離譜出格,還不斷朝著浴池外的地板上吐痰。

    正當別人都避之不及時,另外位澡客靠過來,對所有人說,“以后你們就這樣來辦!”接著他舉起手中的澡巾,直接摁住了那老兵的后背,像個木匠般狠命刨動起來,在所有人目瞪口呆里,但見那老兵渾身快樂戰栗著,他身上的泥垢先是條狀,而后成為了球體,片片塊塊地被那個澡客利索地推落了下來,最后直到老兵的后背整個都泛起了紅潤,那澡客啪啪啪地將澡巾拉直,朝著浴池邊的砌塔上拍打了數下,對那老兵說,“現在好了,泡到里面去。”

    那老兵哎哎地點點頭,沉下身子,埋入了浴池的熱湯里,當即就呻喚起來,好像每個毛孔都舒散開了,“這個國家簡直太美好了。”

    那澡客哈哈笑起來,接著就對著其他人說,以后你們就這樣互相來做,浴室的小廝也可以這樣提供服務,其他人都喝彩鼓掌起來,看來困擾多年的問題,一下子就被這個聰明的澡客解決了,雅典的學術又將借此走在世界前列。

    接著另外名澡客就欽佩地游過來,說自己愿意為那個聰明澡客也來搓搓,對方唔得一聲,很爽快地點點頭,隨后將后背轉過來——這時候,游過來的澡客才猛然看到對方的左耳有穿孔愈合后的疤痕,身上有葡萄的刺青,還有那標志性的黑色柔順的頭發,還有手指上的特殊的指環,這位游過來的本就是個商賈,是見過世面的,當即就嚇傻了,握著澡巾動都不敢動。

    “怎么,是不是還沒怎么領會好——那么,哈巴魯卡,你來幫我好了,還是謝謝你了。”那澡客繼續哈哈笑起來。

    在冷水浴后,那澡客大聲喊著舒爽,披好了旅行用的斗篷,與哈巴魯卡走到了前院里,在付給看管坐騎的小廝添草料的錢后,就與其他的扈從,大多是黑人,騎在了騾馬或驢子上,低調而靜悄悄地離開了。

    慢慢的,他們離開了雅典城,走到了郊外。“哈巴魯卡。我最近老是陷于上了年紀人的回憶和懷念當中。你看看這沿邊的景色,是不是會想起以前我倆一起去薩丁尼亞,去找你女主人尤莉亞時的情景?”

    “這兒的景色可是比薩丁尼亞差遠了。”

    “但那時候你的心境可是比現在差遠了,你女主人負債累累,差點把你也賣掉。景色,必須要和心境相配合來。”

    一行人說說笑笑,待到了比雷埃夫斯港口后,便服的大祭司與扈從。立即轉乘了船只,前往尼科米底亞行宮,沿途的巡游叫他非常安心——土匪和海盜已經絕跡了,街道上滿是短途旅行的市民,耕作的村夫,還有商賈、信差和使節們。

    待到大祭司來到行宮前時,阿狄安娜就像看到一只粉紅色的鳥兒,銜著美好的枝葉,飛入她的寢宮般,她又再度從淺色的夢里醒轉過來。穿著朱紅色的波斯長裙,隨意散著栗色的長發角的法令紋反倒更加增加了絲嫵媚與成熟,款款地穿過了園林和柱廊,登上了臨海的露臺。

    在那里,陰影和藍海、白云交錯,大祭司背對著她,坐在圈椅上,她輕輕喊了兩句“卡拉比斯”,但是卻沒有應答,大祭司還在靜靜地坐在海浪的咆哮聲當中,阿狄安娜呆在原地,手伏在了胸口,她有點害怕了,害怕先前的誓約是卡拉比斯在欺騙她,便小步急忙跑了過去,摁住了他的肩膀,摸著他的臉頰和口鼻。

    “你怕我會死嗎?”大祭司恰了她的手。

    “我只是害怕你違約而已,狡猾的雙耳陶罐。”

    說著這話,大祭司笑了兩聲,手中提著字板,上面刻著圖里努斯死去的消息,自圈椅上站了起來,“命運和人玩著棍子擊球的游戲,要么和人玩著風吹栗子的游戲,

    你們所有人是知道的,

    命運是獵人,而人不過是云雀。”

    說完,大祭司就嘆息著,看著海面上來來去去的船只,在露臺的前方,又是那只海鳩,逆著風,奮力展開著翅膀,但是還被阻滯在原地,進退不得,接著他回頭,看到了淚眼婆娑的阿狄安娜,隨后他將她摟在懷中,“別傻了,感謝你收留個到處流浪的人,我馬上就會給妮蔻與攸艾吉特寫信,讓他們從各自的領地過來歡聚。”

    “那也好再等兩個月了,只屬于我們的兩個月。這里我是女主人,我勒令你不準孤獨,也不準隨便離開這個世界,你需要只和你一起翱翔的云雀,雙耳陶罐。”阿狄安娜反手握著了李必達的手,攏在自己的腰間,并抬起了另外只纖手,捏著他的耳朵,輕輕地說話。

    他們依舊愛戀著對方。

    (全書完)

    致各位《奧古斯都之路》的讀者:

    說實話,今天上午10:25分,蘇拉在筆記本上敲下了卡拉比斯與卡拉比婭故事的最后一下鍵盤,大約20個月的寫書歷程(蘇拉都沒想到自己能寫250萬字),也算終結了。

    這本書,蘇拉的存稿是很少的,在前10個月大約還有萬把字的存稿,后來就是一二章間徘徊,但蘇拉感到欣慰的是,本書連載期間,雖然有時候更新只有一天一章2000字,但始終沒有斷更過,這也算是蘇拉自認為最對得起諸位讀者的地方,但也沒有怎么爆更過,也是蘇拉對不起諸位讀者的地方。因為當初寫《奧古斯都之路》時,大約六萬字的時候,蘇拉就有種沖動,那種婦人突然有孕在身,就迫不及待地想要把這“靜默的驚喜”給敘說出來的沖動,故而就導致了下面手頭窘迫的尷尬局面,不過所幸的是,在所有《奧古斯都之路》親愛讀者的支持下,蘇拉順順利利、風雨無阻地將這本小眾冷門題材完本了——這個呱呱墜地的孩子也許沒有那么完美,但是卻充滿著作者和讀者的愛意呵護,是得到最好的祝福的。

    感慨、自豪和感激的心緒,此刻充盈在胸間。

    這也是寫書真正的欣喜,是從事其他工作很難獲得的。

    從剛開始寫的時候,《奧古斯都之路》就遭到了不少批評和責難,這其間有善意的,但大部分是猜疑的、幸災樂禍的,虐主、綠帽、問候蘇拉家人等等帽子紛至沓來,好像這樣寫就是大逆不道,就是異端似的,好像有人就在冷眼冷笑著,“等著你啥時候太監”。

    但有了眾多真正愛本書的讀者支持,有了蘇拉“愛看看不看滾”大無恥精神的支撐,蘇拉還是將這部書給結束了,我現在可以對所有人說,“我愛所有的讀者,因為我完本了,這是對你們最好的回報;我蔑視所有的黑子,也因為我完本了,這是對你們最好的反擊。”

    同時,最要感謝提交本書簽約的編輯滄浪大大,也要感謝始終跟進本書的編輯虎牙妹妹,因為簽約后與滄浪沒有任何交集聊天了,所以寫書這么長時間,主要是和虎牙交流,不過抱歉的是,很多時候我比編輯還要——很多時候,還是虎牙妹妹主動來與我聯系,告訴我推薦位的敲定,并且關心我下本書的題材,真是慚愧,寫手能夠遇到這樣的編輯,也是幸事了。

    現在也有不少讀者朋友非常關心我下一本書的問題,說實話,現在下本書的題材還未定,蘇拉曾經有某個題材的沖動,并且都收集好了資料,寫好了前兩卷的大綱,但是因為此題材忽然遭遇了不可抗的問題,所以蘇拉的心忽然冷卻悲涼了下來,沒了創作的熱情。這也表明著,任何創作者,在進行你的活動時,要考慮你的一舉一動,對讀者對愛好者來說,影響是多么的巨大!以后蘇拉再作為作者時,一定要時時刻刻想到這個真理。

    所以,下本書也只能暫時擱淺,蘇拉也只好再思索其他的題材了,不過請放心,如果條件成熟,蘇拉是會盡快開新書的,也許就在一個月后,也許會在三個月后……請隨時關注蘇拉在起點書評區或奧古斯都之路貼吧的主題。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天天挂机系统日赚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