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百五十七章溫柔的霸王硬上弓(大結局)

作者:暖暖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左溢的大掌,突然緊緊的握住了慕歌顫抖著的小手,隨即,男人還將她擁入自己的懷里,微低下頭,他的薄荷唇在她耳邊輕摩擦著,笑得很是妖魅的呢喃道。

    “女人,不是他們不會介意,而是我不會介意,我們已經有寶兒了,如果你還想要個女兒的話,我們可以去孤兒院抱養,女人,你給我聽好了,這輩子,就算死,你也不能離開我身邊半步。就算你變成一個不折不扣的黃臉婆,我也不會拋棄你的。”

    終究,舞夢還是哭了,不是因為悲傷,而是因為感動,有個男人如此的愛自己,而自己恰好也是愛他的,如此的人生,真的不該再去祈求太多了。

    她握緊了自己的粉拳,輕捶了捶左溢胸膛,又笑又哭的說道。

    “討厭,別咒我變成黃臉婆,我才不會變成黃臉婆呢?我會永葆青春的。”

    他輕輕的吻去她眼角的淚痕,然后,還寵溺的輕捏了捏她的鼻子,說道。

    “你又不是天山童姥,想永葆青春的會,只能在夢現咯。我最美的新娘,別哭了,不然的話,會比黃臉婆還丑些。”

    舞夢剛想抗議,卻被左溢直接攔腰抱起,往游艇上早已經布置好的禮堂奔去。早就守候在門外的伴娘和伴郎們,急急忙忙的跟在了左溢身后,新娘子被抱著進入禮堂的,他們都還是第一次見到。

    “左溢,快放我下來,我該自己走入禮堂的,而且,這么多人看著,多不好意思啊!”

    左溢沒有接受舞夢的意見將她放下,而是繼續的抱著往禮堂奔去,還振振有詞的說道。

    “別人的新娘是自己走入禮堂,我左溢的新娘就要抱著步入禮堂,,小慕歌,我只是想讓你知道,這一輩子,我都會將你捧在手心里疼。”

    舞夢保持了沉默,她將自己的腦袋瓜,深深的埋在左溢的懷里,她要堅決不能哭,她要做全世界最美麗的新娘。

    在親密好友的見證下,舞夢再一次將自己托付給了左溢,她相信自己這一次的選擇,不會錯了,且將會是她這一輩子對幸福最后的選擇。

    宣誓結束后,宴會開始了,是使用自助餐的方式,舞夢和左溢挨個挨個的去敬酒,只不過,每次舞夢只喝一點點,而左溢卻要一飲而盡。

    “慕歌,祝你和溢白頭偕老,永結同心。由于是我第一次對你如此的祝福,所以,會特別的靈驗。”

    現在,會叫她慕歌的人,非她的堂姐楚慕言莫屬。

    楚慕言在三年前的時候,就嫁給了A市最年輕的房地產大亨炎哲,生活很是幸福甜蜜,而舞夢早就忘記了她曾經對自己的傷害,兩姐妹相處得又像最初那般的好。

    “有了慕言姐姐如此的祝福,我和溢想不白頭偕老都難啊!我把同樣的祝福也獻給姐姐和姐夫,白頭偕老,永結同心。”

    而炎哲和左溢竟然在討論生意上的事情,倆個女人,毫不猶豫的帶著自己的男人各奔方向,今天大喜的日子怎么能討論生意上的事情呢?豈有此理,擺明了是欠收拾。

    左溢緩緩的松了口氣,幸好舞夢沒有將他就地正法,他很是同情的望著趙揾杰,竟然已經被就地正法了,而趙溫杰被就地正法的理由,卻只是因為拿不到草莓慕斯,左溢在心里為自己感到幸運,他家的小慕歌,可要比李飛飛溫柔多了。

    “老婆,你真好。”

    舞夢的視線,剛好也是落在李飛飛和趙揾杰身上,她伸手,親昵的挽著左溢的臂彎,笑得一臉春暖花開的說道。

    “那是當然,我只會罰你今晚睡沙發,記住,老婆的話就是圣旨。”

    左溢一臉的猙獰,但卻只敢怒在心里,對,老婆的話就是圣旨,但今晚,可是她與他的洞房花燭夜,片刻后,他奸詐的笑了笑,他會讓老婆大人明白,什么是霸王硬上弓?

    “爹地,爹地,你快點蹲下來。”

    左溢正處在自己的美夢中時,衣角卻被寶兒給揪住了,而他身旁的舞夢,已經去跟李飛飛和依蝶聊天了。

    他應了寶兒的話語,半蹲了下去,卻沒想到,才剛一蹲下去,艾薇的寶貝兒子桐桐就奔了過來,還拼命的往他臉上抹蛋糕,而他的寶貝兒子也立即參與其中,往他臉上抹著蛋糕,倆人還振振有詞的說。

    “爹地,你的臉太黑了,我們得幫你上妝,幫你美白。”

    左溢不僅臉黑了,全身上下都在泛著冷冷的黑暗,想他左溢一世的英明,就栽在這兩個小兔崽子的手上了。

    你追我趕,整個婚禮不僅熱鬧,而且還花樣百出,很多食物都變成了武器,各種的凌亂啊……

    夜幕降臨,美麗的黃金海岸,和白天的溫暖明媚不同,而是美得格外的浪漫。

    洋面浩淼靜寂無聲,水面在月光的照耀下,泛著道道白光直達天際,近處水面浪逐揚花水聲悅耳。月明云淡,長空如鏡,斗轉星移。海風拂來,涼爽舒暢,沒有了白日的喧鬧,格外靜寂平和。

    放眼望去,已是萬家燈火,夜色下的小城,燦爛多姿色彩斑斕,充盈著光的流溢色的籠罩。

    在婚禮上中招的舞夢和左溢,總算是沐浴更衣好,舒爽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好清閑的洞房花燭夜,還真是得感謝寶兒和桐桐那兩個小兔崽子,由于他們倆的貪玩,最后,整個婚禮上的所有人都中招。

    估摸著現在都在各自的房間里沐浴更衣,然后和他們一樣,看無聲的電視,因為大多數人都聽不懂也看不懂意大利語。

    “老婆,我今晚不睡沙發,我要睡床,而且,那張床那么大,你一個人睡不僅會害怕,還會覺得很冷的。”

    舞夢不僅對左溢搖頭,還在他前面拼命的揮了揮自己的食指,表明他想睡床門都沒有。

    “記住,老婆的話就是圣旨,你老婆我就是喜歡害怕,喜歡冷,不是啊?”

    看著舞夢一臉的得瑟,左溢便悄悄在心里作了一個決定,不再跟自己的老婆大人啰嗦下去了。

    而是他,直接的往離沫身上撲了過去,將她撲倒在沙發上。

    還用自己的手輕握住了舞夢的手,力道把握得很好,讓舞夢的手無法動彈,卻又不會將她弄疼。

    他在笑,笑得有些許的猥瑣,說出來的話語,只能說,悶騷無罪。

    “親愛的老婆大人,老公的這個霸王硬上弓會很溫柔的。”

    舞夢輕皺了皺眉頭,正準備破口大喊‘非禮’時,雙唇卻被男人既霸道又溫柔的覆蓋上了。

    她承認自己很沒出息,只是一個吻她就淪陷了,其實夫妻之間,沒什么該真的去斤斤計較,很多時候男人的出軌,可能就源自于女人的太過于斤斤計較哦!

    左溢將舞夢從沙發上攔腰抱起,往柔弱的大床步去,老婆大人的話語是圣旨沒錯,他不能違背,但他可以讓老婆大人收回圣旨啊!

    將舞夢輕柔的放在了床上,隨即,他便將人兒壓在自己身下,他的吻,不僅落在她的唇上,而是幾乎在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膚上留下烙印。

    此時此刻,在左溢的藍眼里,所綻放出來的訊號便是,他的老婆是全世界最美麗的女人,身材最是姣好,容顏最是貌美,個xing最是溫柔,美,他的老婆,所有的所有,都是最美的。

    她白皙的小手,緊攀著他的脖子,嚶嚶的shenyin聲從她口中傳出,男人溫柔的挺進,譜寫了一曲海上最悠揚之歌。

    他欠她的太多,今晚,就讓他先償還她一個最是溫柔纏綿的洞房花燭夜。

    屋里一片春光綿綿,屋外的走廊卻有些許冷清,不過這種冷清,只僵持了一會兒的時間,寶兒和桐桐躲過了照顧自己的姚姐,開始在走廊里找樂子。

    當他們經過閔俊泰和艾薇的房間時,便就聽到了某種很是奇怪的聲音,寶兒和桐桐互看了對方一眼,別以為他們什么都不懂?其實有些他們還是懂得的,現在的寶貝啊!都早熟。

    “桐桐,你是想要一個弟弟呢?還是一個妹妹啊?”

    桐桐傾斜著腦袋瓜,思襯了片刻后,才輕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一臉很有責任感的說道。

    “我想要一個可愛甜美的妹妹,那樣子的話,我就能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了,爹地和我說過,能保護好女孩子的男人,才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到時我一定會好好的保護好自己的妹妹,寶兒哥哥,你呢?想要一個弟弟還是妹妹?”

    寶兒沒有想個半天,而是脫口而出的對桐桐說道。

    “我也想要一個妹妹,我爹地和母后也都想要一個女兒。”

    寶兒的話語剛說完,整個人就被騰空抱起,而桐桐也是如此。

    “你們這兩個小兔崽子,知道得太多了,該回去面壁思過。”

    上官爾覺得羅少陽的話語非常的有道理,隨即,他也對自己懷里的桐桐說道。

    “沒錯,你們倆個得面壁思過到明天早上才能被放出來。”

    寶兒和桐桐一臉的無辜,然后開始裝萌。

    “羅叔叔,那我們知道太多了,你們會不會殺我們滅口啊?我看電視上都是這樣演的。”

    “羅叔叔,你們可千萬別殺我們滅口,因為,我和寶兒哥哥能帶你們去海邊泡妞,反正羅叔叔和上官叔叔都還沒有娶老婆,沒有娶老婆就生不了妹妹哦。”……

    上官爾和羅少陽一臉的猙獰,童言無忌啊!不過,他們確實得娶老婆了,生這么個小兔崽子,也挺好玩的。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天天挂机系统日赚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