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百五十五章明知是第一次,還那么猛

作者:暖暖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片刻的時間,守候在急救室外的人,全都朝醫生圍了下去。

    沒有七嘴八舌,都安靜的在等著醫生的答復。

    “情況很不樂觀,病人能不能繼續生存下去,就看未來的七十二個小時里,能不能醒過來了?”

    舞夢覺得一陣暈眩,但醫生的話語,她聽得明白,左溢能不能繼續活下去?就得看他未來七十二個小時里,能不能重新清醒過來?

    比一些電視劇里的劇情貌似要好一些,電視劇里的只有二十四個小時,但左溢擁有七十二個小時。

    沒錯,有希望的,還有七十二個小時。

    左溢被送進了重點看護病房里,醫生說盡量不要太多人圍在左溢的身旁轉,所以,舞夢和寶兒在病房里面,而其它的人在外面,接下來的七十二個小時,對他們來說,是一場硬戰,但他們都對左溢有信心,勝利一定是屬于他們這方。

    看著睡夢中的左溢,舞夢不敢伸出手去摸他的臉,好像左溢化身成了一個非常容易破碎的玻璃,被她一摸就會碎。

    睡夢中的左溢一臉安詳,在舞夢的記憶里,似乎左溢從來就沒有如此安詳的一面。

    看到舞夢沒有說話,寶兒也不敢說話,好像,是怕會吵醒睡得正香甜的左溢,寶兒仔仔細細的望著左溢的臉,竟然覺得自己的臉,真和左溢的臉,有好幾分的相像。

    他越來越相信自己母后剛剛所說的話語,甚至,已經開始從心里接受這樣的一個事實,左溢是他的親生爹地,而不是干爹。難怪?從第一眼見到左溢起,他便那么的喜歡他。

    此時的寶兒,只希望自己的爹地能快快醒來?然后,他就能叫他一聲爹地,而不再是干爹。

    “寶兒,和你爹地說說話吧!或許,你爹地聽著說話,聽著聽著就被你吵醒了。”

    “寶兒,知道嗎?我們一定要努力將你爹地吵醒,不然,他就真的不能陪你去動物園看猩猩了。”

    看到舞夢哭了,寶兒連忙抬高自己的手,小心翼翼的幫舞夢擦著眼角的淚水。

    “母后,你不要哭,寶兒會好好的和爹地說話,寶兒一定能將爹地吵醒的,周末的時候,爹地一定會和寶兒,還有母后一起去動物園的。”

    舞夢點了點頭,止住了自己眼角的淚水,笑得很是勉強的對寶兒說道。

    “好,母后不哭,寶兒快點和爹地說話吧!”

    微微低下頭,舞夢心里特別難受的聽著寶兒和左溢說話。

    “干爹,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一聲干爹了,因為,今天寶兒才知道,原來干爹你不僅是寶兒的干爹,而是寶兒的親生爹地。”

    “爹地,這是寶兒當著你的面,叫你的第一聲爹地,寶兒相信,爹地你一定有在聽寶兒說話的。”

    “爹地,還記得你第一次和寶兒見面的時候嗎?如果沒有爹地你,寶兒一定不能擁有那張很喜歡很喜歡的卡通床,爹地,你知道嗎?寶兒現在仍舊很喜歡那張卡通床。”

    “爹地,你知道嗎?和你去吃麥當勞的那一次,是寶兒吃麥當勞吃得最飽最滿足的一次,爹地,你說過的,以后還會帶著寶兒去吃很多很多次麥當勞,我們拉過勾的,寶兒相信爹地,一定沒有忘記。”

    “爹地,寶兒好喜歡坐在你的肩膀上看游來游去的魚兒,雖然自己變得很高,但寶兒就是不怕,因為寶兒知道,爹地會保護寶兒,爹地,我們什么時候再去看看那些鯊魚,如果我們太久不去的話,我怕那些鯊魚們會想我們。”

    舞夢將自己的臉,深深埋在自己的臂彎里,聽著寶兒說這些話,她實在是快哭得要暈眩過去了。

    寶兒在講他和左溢過去的一些點點滴滴,讓舞夢無法控制自己的也響起了她與左溢這么多年來的一些點點滴滴。

    此時此刻,她的大腦似乎變成了一臺DV,正在不停的重映著自己和左溢的過去,有好多好多的畫面。

    寶兒喋喋不休的講著,舞夢沉浸在回憶里無法自拔,時間過得很快,夜幕早已經降臨。

    閔俊泰買了一些吃的,舞夢一時半會定是吃不下的,在依蝶和李飛飛連哄帶騙的情形下,寶兒和她們到了病房外面吃東西,畢竟是小孩子,正是需要補充營養的時候,怎能餓肚子呢?

    因此,病房里就只剩下左溢和舞夢。

    終于,舞夢還是鼓起了勇氣,輕輕的握住了左溢的手,左溢的手,比舞夢還要冰冷,隨即,舞夢又輕輕的松開了左溢的手,她讓自己的雙手互相摩擦了起來,她要讓自己的手先暖和起來,然后,才能去溫暖左溢的手。

    輕啟了啟唇,由于剛剛哭得過于猛,所以,她的聲音聽起來,已經沙啞到了極致。

    “左溢,突然覺得,我們真的認識了好久好久,我知道,我們的第一次見面,一定不是在酒吧里你拍賣下我的那一次,快點醒過來,我等著你來告訴我,我們之間第一次見面是在什么時候?還有,是在怎樣的一種情況下?”

    “左溢,你知道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有種什么樣的感覺嗎?那種感覺,就好像魔鬼來了,對,你就是我的魔鬼,我生命里最可怕的那個魔鬼,怎么躲也躲不掉?怎么逃也逃不了?”

    “當時,我望著你的藍眼,就在心里直喊著糟糕,知道嗎?你的藍眼著實太吸引人了,那種吸引,特別的妖魅,還會蠱惑人心,可能,我從第一眼見到你的時候,心就被你的藍眼給勾走了。”

    “左溢,你真是個粗魯的家伙,明知道人家是第一次,還故意那么猛,且沒有任何的前奏,初夜,讓我真的特別懼怕你,還特別的恨你。我知道,當時你心里一定也是特別恨我的。”

    “左溢,告訴你哦!其實酒店里沒有蟑螂,那些蟑螂都是我故意抓的,然后,故意放在你的白色襯衫里,可惜,被你揭穿了,而且你也不怕蟑螂,不過,為了作弄你,我也不怕蟑螂了。”

    “以前,我覺得你的名字聽起來挺好的,清逸明透,雖然你跟這個名字壓根不符,但叫著好聽,可是,我今天發現,你的名字特別難聽,知道為什么嗎?因為我都叫了你這么多聲了,你竟然都不應我,左溢,我討厭你,跟五年前一樣的討厭你。”

    “你這么吵,我想不應你都不行了。”

    隨即,低沉的咳嗽聲響起,宛若,能劃破夜空。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天天挂机系统日赚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