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百五十四章知道真相

作者:暖暖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縈繞的氣氛,是接近詭異的沉默,在一旁,一臉低沉站著的男人,總算是開口打破了沉默。

    “舞夢,逸怎么會發生車禍?在我的印象中,溢開車的技術很好,他開車出車禍的機率幾乎為零才對。”

    原本,舞夢才剛剛止住的淚水,又再次涌出了眼角,她哽咽著說道。

    “他是為了救我才會出車禍的,該出車禍的人應該是我,不應該是他。”

    李飛飛緊緊的握住了舞夢的手,聽舞夢這么一說,她和趙揾杰便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就都沒再繼續追問下去了。

    “小慕歌,不怪你,要怪就怪老天爺,沒事喜歡瞎胡鬧,不要太傷心了,會沒事的,我相信左溢不會這么快就離開這個世界,他一定不舍得就這樣丟下你和寶兒不管。真的,小慕歌,左溢一定不舍得。”

    李飛飛的話語提醒了舞夢,她怎么會把寶兒給忘記了,不管怎樣?寶兒都是左溢的親生骨肉,對,寶兒還這么小,左溢一定不會舍得丟下他不管的。

    “飛飛,你去幫我把寶兒接過來好不好?現在,我不想離開這里,我要陪著左溢,看著他活著從里面出來。”

    李飛飛點了點頭,輕啟了啟唇,在她欲要開口說話時,趙揾杰卻比她先開說道。

    “告訴我地方,我去接。”

    沒有絲毫的猶豫,舞夢立即便將寶兒所讀的幼兒園地址告訴了趙揾杰。她在害怕,她需要寶兒陪在自己身旁,一起等待。

    似乎,這么多年來,她從來都沒有想過,左溢有一天會突然的離開,然后,那種離開,便就是永遠。

    “小慕歌,別胡思亂想了,左溢那么厲害的一個人,我相信他一定會挺過去的。還有,小慕歌,你別哭好不好?真討厭,害得我都想跟你一起哭了。”

    其實,在李飛飛說話的時候,她自己就已經哭出來了。畢竟是認識了這么久的一個人,說沒有感情那一定是假的。

    “小慕歌,飛飛,你們怎么都哭了?溢怎么樣啦?”

    艾薇是跑著來到她們的跟前,在來的路上,她還一直告訴自己,這可能只是一個惡作劇的玩笑,左溢那么強大的一個男人,她真的不敢相信,他會出車禍,而且,還是很嚴重很嚴重的那種車禍。

    當閔俊泰將左溢出車禍的消息告訴她時,她還輕捶了捶閔俊泰的肩膀,跟他說,別開這種沒有一點質量水準的玩笑,況且,今天又不是愚人節。

    但,看著舞夢和李飛飛哭紅的雙眼,她不得不在心里告訴自己,這真的不是一個玩笑,左溢是真的出了車禍,生死未卜。

    “還在急救中,艾薇,你也坐下吧!”

    李飛飛伸出,輕擦拭掉了自己眼角的淚,她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么?她發現自己,一開口說話,便更喜歡流淚了。

    今天的淚水,和往前不一樣,似乎是一涌出,就很難再收得住了。

    艾薇如李飛飛所言,在舞夢另一側的位置上坐了下去,同樣也望了望正閃爍不停的紅色手術燈,還有緊閉著的大門。

    她不知道面前的這扇大門何時才會敞開,她希望,在下一秒鐘,這扇緊閉著的大門就會敞開,可是同時,她又是那么怕大門的敞開,她怕,大門敞開,左溢就會永永遠遠的離開了。

    她認識左溢的時間,要比慕歌認識左溢的時間還要早,左溢是她的恩人,一輩子的恩人,這輩子,她與左溢無緣成為情人,但卻是最要好的朋友,她不想失去如此要好,如此重要的一個朋友。

    她祈求老天爺不要這么殘忍,不要帶左溢離開,不然下次,她再和閔俊泰吵架時,就沒有人會用Boss的身份去讓閔俊泰和她低頭認錯了。還有,她的桐桐,還在等著左溢這個干爹,送他很多很多的禮物呢?

    當閔俊泰一臉急切的趕到醫院時,看到的是,三個人抱在一起,哭得一塌糊涂的女人。

    他輕搖了搖頭,他與左溢出生入死這么多年,從來都不覺得左溢會是屬于短命的那一個。以前,他和左溢也遇到一些生命攸關的事情,但每一次,他和左溢都能僥幸的逃過,他相信這一次,那種僥幸仍舊還在。

    “好啦!都別哭了,影響到別人不說,Boss這不是還在急救嗎?你們三個就哭成這樣,很容易觸到霉頭的,Boss一定不會就這么死的,聽見沒有,都不許再哭了。”

    正哭得稀里嘩啦的三個女人,聽到閔俊泰的話語后,竟然一下子,都很有默契的抬起頭望著他,也忘記了哭泣。

    其實,閔俊泰心里的著急一點都亞于她們,但,他現在是這里唯一的男人,如果連他都哭得稀里嘩啦的話,那估摸著在不久之后,他們幾個人一定會被醫院的保安給趕出去。

    哭哭啼啼的,本來醫院的悲慘事件就多,到時候很多個人再來一幕觸景生情,那整個醫院里,豈不是就只能聽到哭聲了?

    舞夢望著閔俊泰,覺得他剛剛的話語說得很有道理,左溢確實是還在急救中,她如此哭哭啼啼的,真有種像是在故意詛咒著左溢。

    因此,她胡亂的擦干了自己的眼淚,她拿出屬于自己的那份堅強,她相信,左溢一定不會就這樣離開這個世界。

    很快的,李飛飛和艾薇也領悟了過來,她們三個人如此抱在一起哭哭啼啼的,當真是很有傷大雅。

    掏出紙巾,她們互為對方擦著眼淚,擦完了眼淚,停止了哭泣,她們都開始在心里替左溢祈禱,祈禱老天爺這一次,一定要高抬貴手。

    直到,寶兒的到來,才將她們從祈禱中喚回到現實里來。

    “母后,這位叔叔說干爹出車禍了,是真的嗎?母后,一定是這位叔叔騙我的對不對?明明早上,干爹還送我去上學呢?他怎么就出車禍了?”

    寶兒猛搖晃著舞夢的胳膊,他不相信自己的干爹會出車禍,他覺得,干爹的人那么好,老天爺一定會讓他長命百歲的。

    舞夢直接將寶兒擁在自己的懷里,很不爭氣的,她的眼淚又開始往下滑落,她的手很冷,包括全身上下也都是冷的,她緊緊的擁著寶兒,希望寶兒能給她點溫暖,給她點堅強,給她點勇氣。

    片刻后,她才勉為其難的啟了啟自己的唇,聲音沙啞的說道。

    “寶兒,叔叔沒有騙你,你干爹真的出了車禍,不,不對,他不是你干爹,而是你的親生爹地。”

    由于舞夢將寶兒擁得過于緊,而且力道不小,讓寶兒不由自主的開始咳嗽起來,如果舞夢再不稍微放松一下的手,寶兒很有可能會被憋死。

    幸好,他的咳嗽聲提醒道了舞夢,讓她隨即反應了過來,緩緩的松開了自己的手一些。

    能重新呼吸到新鮮空氣的寶兒,開始思襯起自己母后剛剛所說的話語。

    他很傷心,自己的干爹真的出了車禍。

    但他一下子,有點難以領悟過來舞夢所說的那句,干爹并不是他的干爹,而是他的親生爹地?

    “母后,干爹不會死的對不對?醫生一定能醫好干爹的對不對?干爹答應過我,周末會帶我去動物園看大猩猩的?我相信干爹,他一定不會食言的。母后,寶兒不懂,為何你說干爹他是我的親生爹地?”

    寶兒前面的兩個問題,正也是舞夢想問的問題,但寶兒將問題問她了,而她又該將問題去問誰呢?

    問答寶兒問題的人,不是舞夢,而是艾薇。

    “寶兒,你的這些問題,我能回答你,第一,你爹地一定不會死的,第二,醫生一定能醫好你的爹地,第三,你是你母后和你干爹所生的寶貝,所以,你干爹其實是個的親生爹地,只是,你母后一直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你,明白了嗎?”

    寶兒一臉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然后,他又將自己的腦袋瓜隱藏在了舞夢的懷里,片刻后,宛若已經真的想明白了,他才重新抬起頭,對依蝶和舞夢說道。

    “阿姨,母后,寶兒明白了,既然干爹是我的親生爹地,那皇上皇爹地豈不是變成了我的干爹。”

    伸手,依蝶寵溺的撫摸了幾下寶兒的頭,不愧是左溢和舞夢創造出來的寶貝,很是聰慧可愛。

    “對,可以這么說,寶兒真聰明。”

    聽著艾薇和寶兒之間的對話,舞夢的心里,覺得有些許不是滋味,周昕良的背叛和離開,沒想到,卻害了左溢,都怪她自己,都這么大歲數了,竟然還那么沖動。

    就算是要找周昕良問清楚,也該先讓自己好好的冷靜冷靜后,再去問清楚也不遲。都怪她自己。如果左溢真的就此離去,舞夢勢必會愧疚一輩子。

    在眾人都沉浸于自己的思緒中時,閃爍個不停的紅色手術燈被熄滅了,那扇緊閉著的大門緩緩敞開了,隨即,左溢被推了出來。

    最先晃過神來的是舞夢,她迅速從椅子上站起,整個人可以說是直接的撲了過去,然后嘴里不停喃喃的對醫生問道。

    “醫生,怎么樣啦?他怎么樣啦?”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天天挂机系统日赚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