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百四十八章我想,抱著你睡

作者:暖暖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請百度搜索全本書屋) “你的發誓不起任何作用,剛剛你自己都說了,你的自我控制能力很差,那你就到沙發上睡,我給你拿枕頭和被子。。”

    本來,她是想讓左溢回自己家里去的,但轉念一想,現在又著實有點晚了,雖然她恨不得左溢被千刀萬剁,可是,也不能害了人家搶劫的吧!搶劫的遇到左溢,一點討不到什么好處。

    她還是和以前一樣的善良堅強,只是,也同樣的不喜歡面對自己心里真實的想法。明明她就是怕左溢這么晚回去不安全,卻找了那么爛的一個借口,連自己都說服不了的借口。

    “女人,我不要睡沙發,我不管,我就是要跟你一起睡,這次,我死也不將你放開。”

    左溢一臉痞痞的笑著,他是故意在耍賴。

    輕皺了皺眉頭,舞夢一臉的不悅,她怎么覺得?五年不見,左溢的智商返老還童了,像個小孩子一樣,喜歡耍賴,還蠻不講理。

    “如果你再不放開的話,我永遠都不會理你,永遠都不會讓你再見到寶兒,如果你不相信的話,盡管可以試試,看我白舞夢是不是說話算數的人?”

    她一臉的嚴肅認真,她向來很重視自己的承諾,稱得上是言出必行的人,她相信自己,對于剛剛的話語一定能做到,她恨不得現在立刻馬上就從左溢的面前消失,她不想讓左溢再找到自己,更不想讓寶兒再與左溢見面。

    舞夢的話語,傳入左溢的耳里,是那般的冰冷,他相信她,會是個說話算數的人。

    他緩緩的松開自己的手,他的妥協,只是因為他這次是真的怕了,他真的無法讓自己的生命里,沒有舞夢和寶兒的存在。

    “好,我去睡沙發,但你得答應我,永遠都不許不理我,更不能讓我永遠和寶兒見不上面。”

    舞夢沒有經過深思熟慮便點了點頭,她覺得,無論自己怎么努力?左溢是寶兒親生爹地的事實,都是無法改變的,既然如此,她壓根就無法阻止寶兒和左溢永遠都見不了面。

    看來,可不止左溢一個人在耍賴,她也在耍賴讓左溢乖乖的去客廳的沙發上睡。

    打開了燈,她從衣柜里拿出枕頭和被子。

    左溢雖然也從床上起身,但他并沒有邁出自己的步伐往客廳步去,他在等舞夢。

    橙色的燈光下,他看著舞夢的背影,竟覺得莫名的安心。

    這是他五年來一直渴望著的安心,他希望自己能將這種安心緊緊的握住,然后,永遠也不再放開。

    “走吧!還愣在這里干嘛?”

    舞夢拿著被子和枕頭,催促著左溢離開,她可是很怕左溢突然改變主意,賴著不走,那她壓根就不是他的對手。

    除非,她還能說出更加傷人惡毒的話語來。

    她率先步出房間,往客廳的方向步去,她有信心,,左溢會跟著她一起走出房間。

    果不其然的,左溢緊緊跟隨在她身后,來到客廳里,她很自然而然的替左溢將枕頭和被子在沙發上鋪好,輕打了個哈欠,相信很快,她就能回去睡個好覺了。

    “這被子會不會太薄?如果覺得薄的話,我還可以再給你多拿一床被子。”

    左溢的目光,壓根就沒有撇到被子上,而是萬般專注的望著舞夢,宛若此刻在他眼前的,便是這個世界上最美的風景,讓他舍不得將自己的視線移開片刻。

    一直等不到左溢的答話,舞夢抬頭望著左溢,才知道他壓根就沒將自己所說的話語聽進去,她拿起沙發上的枕頭,直接往左溢的身上打了過去,這招很快便奏效,男人隨即晃過了神來,有點支支吾吾的說道。

    “小慕歌,給我再多床被子我也會覺得冷,但如果讓我抱著你睡的話,那就相當于我擁有了全世界最暖的暖氣,一定不會覺得冷。”

    舞夢輕搖了搖頭,覺得眼前的男人已經無藥可救,她邁出自己的步伐,繞過左溢,決定好好的回去補眠,而將這個類似于神經病的男人,直接忽視掉。

    可,就在她才剛邁出幾步遠的時候,左溢從身后環住了她的腰,讓她整個人,瞬間定格住了,無法邁出步伐繼續向前走。

    男人的唇,輕摩擦著她本就有些許敏感的耳朵,且還在她耳旁低喃道。

    “小慕歌,我真的想你,好想好想,這五年來,只要我有片刻的閑暇,就會無法控制的去想你。想著過去我們的點點滴滴,如果沒有那些回憶,或許我根本就沒辦法支撐自己活到現在。這次,我不會再松開你的手,我想給你和寶兒幸福,一輩子的幸福。”

    舞夢忍不住的輕顫著,男人的話語,開始真真切切的在她耳旁回蕩,她讓自己別去相信,更覺得自己沒必要去相信,因為她知道自己,現在已經過得足夠幸福了。

    “左溢,我現在已經很幸福了,你能給我的幸福,就是不要蓄意來破壞我

    舞夢在心里補上了一句,不過,你欠我的,我一定會要回來先。

    左溢抱著舞夢,但他全身上下片體鱗傷。

    你能給我的幸福,就是不要蓄意來破壞我現在擁有的幸福。

    好傷人的話語,他真的不能再給她和寶兒幸福了嗎?

    他不甘心再次的重逢,結果仍舊是漫無邊際的別離,他怕自己承受不了這五年來一直承受著的痛苦。

    一個閃身,他來到舞夢的跟前,隨即,他快速的吻上了她的唇,但,他沒有將這個吻加深。

    片刻后,在舞夢晃過神來時,他的唇已經從她的唇上移開。

    “小慕歌,晚安。”

    左溢躺在了沙發上,輕閉上眼眸,看似已經很困,想與周公約會了。

    對他的這一系列動作,舞夢覺得既可氣又可笑。

    哎,人都是會改變的,現在的左溢,和五年前的左溢有所不同。她得先歸零才行,惡狠狠的瞪了左溢一眼后,舞夢便頭也不回的離開客廳,往自己的房間步去。

    她今晚,一定是美夢連連,但她詛咒左溢,夢里全都是惡夢。

    隔天醒來,當舞夢步出房間,來到客廳時,并沒有找尋到左溢的身影。

    她本以為左溢已經離開,可當她推開寶兒房間的門時,卻看到左溢正在幫寶兒套衣服,舞夢覺得自己用‘套’這個字眼一點也不夸張。

    因為,左溢正拿著衣服使勁的往寶兒頭上套,然后,很明顯的忘記了寶兒的雙手也應該套進衣服里,舞夢輕搖了搖頭,明明是這個男人自己太過愚笨,可她分明還在男人的臉上看到了不耐煩與怒氣。

    “干爹,我的手還沒有露出來呢?你這樣子是無法將衣服穿好的,算了,干爹,我自己來就好,寶兒已經五歲了,能給自己穿衣服。”

    舞夢邁出自己的步伐,來到寶兒的身旁,輕蹲了下去,隨即,動作利索的替寶兒將衣服穿好。

    “左先生,你該回去了。”

    寶兒的書包早已經整理好,是左溢幫他整理的,雖然,左溢不怎么會給寶兒穿衣服,但他整理書包還是會的。

    背著書包,寶兒率先步出房間,來到了飯廳,姚姐已經將早餐準備好,寶兒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他怕自己會遲到。

    而他之所以會率先從房間步出,卻是因為他知道自家的母后和他的干爹有話要說。

    左溢并沒有立即回答舞夢的話語,他望著她,笑得有幾分的曖昧。

    舞夢本來想步出房間的,但左溢卻故意擋住了她的去路,用自己龐大的身軀將門口給堵住了。

    她雙手環胸,一臉不悅的望著自己面前的男人,如果殺人可以不用償命,她現在就想沖進廚房里拿出菜刀,然后直接將左溢劈成兩半。看他還笑不笑得出來?

    藍色的眼眸輕眨,泛著微微的冷,卻電力十足。

    舞夢承認,這男人的眼,特別的妖孽,會蠱惑人的心,但她現在是個例外,她還得去拍戲,忙得很,怎么可能會有時間欣賞帥哥呢?

    玫瑰紅唇輕揚,在舞夢準備將左溢噼里啪啦的爆罵一頓時,他左大少爺總算是發話了。

    “不用緊張,我是該回去了,但,我要先送寶兒去學校。”

    舞夢很有意見,但她覺得自己根本就阻止不了,眼前這個自私自大的男人,因此,她妥協了,聳了聳肩,她面無表情的說道。

    “好,今天早上就由你送寶兒去學校,不過現在,請你讓開,我很忙。”

    左溢沒有很聽話的讓開,而是步出了房間,往飯廳步去,今天早上,他的心情不錯,不僅能幫自己的兒子穿衣服,還能送自己的兒子去上學。

    他的心里,溢滿了真正做爹地的感覺。

    看著左溢的背影,舞夢那雙淺褐色的眼眸里,泛著冰冷的光芒。

    片刻后,她就重新晃過了神來,她真的該出門了,不然,就該來不及趕上自己要拍的戲。

    步出房間,梳妝打扮了一番后,舞夢又跟姚姐交代了一些事情,然后才急忙出了門,而寶兒和左溢是在她之前離開的,舞夢能看得出來,寶兒很喜歡左溢送他去上學。請百度搜索全本書屋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天天挂机系统日赚150